Warning: strpos(): Offset not contained in string in /web/www/jingxiang/www.mothersvalleyschool.com/incs/data.php on line 139
油桐树_雷竞技官网长安网

油桐树

2022-07-06 08:48:48来源:法治日报  编辑:田海峰

  牟伦祥

  家乡重庆万州种植油桐树的历史较早。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,万州桐油产业曾经在全国乃至世界都举足轻重。因此,万州当年被来往客商称之为“桐油之都”。

  油桐树属落叶乔木,树干粗壮而弯曲,枝条短促而茂盛,叶片宽大而厚实。记忆中,家乡的山坡上、沟渠旁、水塘边、房舍后,到处都栽种油桐树。

  每当春回大地,油桐花就要开了。一场春雨飘洒之后,漫山遍野的油桐花似乎约好一起绽放,小喇叭似的花朵,粉红色的花蕊,洁白的花瓣儿微微地泛着红晕,妩媚中洋溢着热烈,春风中,花朵儿摇晃得坡坡坎坎一片灿烂,引来蜜蜂飞舞,蝴蝶蹁跹。

  夏天暖风一吹,宽大的桐叶一张张在风里招摇,油桐树绿荫如盖。这时的桐树林成了小伙伴的乐园,我们在树上藏猫猫、掏鸟蛋、荡秋千,其乐无穷。累了,摘下一片宽阔的叶子做成遮阳帽戴在头上;渴了,用桐叶做个盛水的杯子,将清凉的山泉咕咕灌进胃里,暑热顿消。

  玉米成熟时,祖母便差我去山上采摘桐叶。池中洗净后,祖母将磨出的嫩玉米面包在叶片中央,放进铁锅里蒸桐叶粑。约莫四五十分钟后,揭开锅盖,蒸熟后黄黄的桐叶粑清香扑鼻,满屋飘香,令人馋涎欲滴。

  当秋霜层层压下来的时候,桐果由青变红,籽粒饱满,摇摇欲坠。某个晴朗的清晨,队长站在山梁上,洪钟般的声音从薄雾中传来:“全体社员打桐果!”这既是布置任务又是命令。不一会儿,四处传来稀里哗啦的敲打声,男人持竹竿打桐果,女人则用竹筐在树下捡拾。劳作间,欢声笑语飞过树梢飘向远方。

  生产队打桐果也是我们孩子最高兴的事儿。每天放学回家,我背着小背篓去捡大人遗漏的桐果,谁捡归谁有,队长不会追究。把捡回来的桐果堆放在墙角一段时间后,桐果的颜色变成黢黑,剥出果仁晒干之后拿到公社的粮店交售,收购员用锤子将果仁一砸,以质论价,三毛五毛一斤不等。这钱就成了我的私房钱,除了买纸、笔、本子外,还可买零食。

  这就是不高大、不挺拔、不张扬、不娇柔的油桐树,在那些年月,它与村民生活息息相关。可惜后来,家乡的油桐树慢慢消失了。如今,我离开家乡30年了,每次回老家与儿时玩伴谈起在油桐树林中发生的趣事,心中仍充满了无比欢乐。啊,家乡的油桐树!你深深根植于我记忆之中。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)

友情链接